亚马孙蝌蚪

原载《读者》

    大约是夏末初秋的季节,亚马孙蝌蚪被大蛙产了下来,这时的所谓亚马孙蝌蚪,只是一团儿上万只黏在一起 的卵子,除了一团白色的泡沫,什么也看不出来。这团白色的卵子,是被大蛙产在河塘上的一片阔大的荷叶上。通常,荷叶离水面有二尺高,腾于半空,这样,产在荷叶上的卵子就相对安全了一些。不过,也只是相对安全了一些。

    这之后,卵子就要靠自己的生命力来慢慢孵化了,准确的说,是要看它们的造化如何。这时候的大蛙再也管不了这些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的孩子了。而此时的亚马孙河两岸,艳阳高照,万物充溢,正值初秋最美好的时光。整个亚马孙河上,到处都是一片金黄感人的景象,和风徐徐,在这个季节里,亚马孙河真是难得的宁静。

    而这个时候,满天的红蜻蜓,正处于交配的旺盛期。它们在水面上飞来飞去,自由地翱翔,远远望去丰饶如海,真实美丽极了。

    然而这些美丽得让人动情得红蜻蜓,却是以大蛙得卵子为食物的。这就是亚马孙蝌蚪命运中遇到的第一次危险。

    这时的它们,尚无任何能力抵挡天敌的吞食,在还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便已经被红蜻蜓吃掉了多半。确切地说,红蜻蜓的存在,是仰仗于亚马孙蝌蚪的存在而存在的,毫无办法。当剩下的亚马孙蝌蚪有了一点形状之后,一种叫做蓝水鸟的亚马孙水鸟,不早不晚,正好长大。它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种食物,也是亚马孙蝌蚪,一切就像是准备好的一样。这种上苍安排的食物链,让亚马孙蝌蚪只好成为自然界中的一道牺牲品。

    刚学会展翅的蓝水鸟,从天上俯冲下来,滑过一片片苇叶,颤颤抖抖地降落在荷叶上,开始大口大口地饱餐起来。经过蓝水鸟的再次洗劫,所剩下的亚马孙蝌蚪就更少了,它们要想真正地长成一只大蛙,往后的道路,只能被称作是一种幸运了。

    亚马孙蝌蚪,要想从一团儿卵子中,变为真正意义上的蝌蚪,最少也要经过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个季节,又是亚马孙河上最为变幻莫测、万物争荣的季节。这段日子,对于亚马孙蝌蚪来说,真是既漫长又艰辛。危险对于它们来说,实在是数不胜数。然而作为生命,这时的它们,没有一点能力可以逃脱或是躲避,它们只能一直呆在荷叶上,任天敌肆意攻击。

    在生机盎然的大自然中,在整个秋季,亚马孙蝌蚪的弱小卑微,简直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它们是靠着数量的众多,而看谁的命更大一些罢了。如果说得更干脆一点,这要看它们得天敌,饱餐之后剩下得到底是谁,命运就是如此,别无选择。

    能逃过这一劫的亚马孙蝌蚪,马上要赶上的,是一场惊涛骇浪般得暴风骤雨。亚马孙河的最后一次潮汛这时已经形成,整个亚马孙河上终日白浪滔天,河水猛涨,不期而至得暴风骤雨会带着嘶鸣突然间从天而降,把惊恐布满大地。比豆粒还要大的雨点,会将大多数已经成形得小蝌蚪打烂撕碎,连同荷叶一起,抛洒到湍急的河水中,一泻千里。

    看到这种景象的人,都会想到那句 “ 命比纸薄 ” 的话。暴风骤雨过后,能留下来的亚马孙蝌蚪,只能被视为一种奇迹。干脆说是不可能中的一种可能。

    当这些残留于世的蝌蚪,艰难地成长为可以活动的、带腿的动物时,它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从还没有被摧毁的残叶上尽快地滚落到河里,然后慢慢地变成一只幼蛙。这看似已经结束了的危险阶段,却又被一种新的,更危险的情景所取代。

    一种叫做红扁嘴的大头鱼,这时会准时地到达一片片荷叶的下面,日夜守候在那里,仰望着头上的叶片。红扁嘴的这种行为,完全是由于基因所致,它们能准时准点地从几十里,甚至几百里外的亚马孙河上游汇集到这里,等待着刚刚在千辛万苦中长大了一点点的小蝌蚪,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

    已经成形的亚马孙蝌蚪,为了生存,这时正开始拼命地向荷叶的下面滚去。谁想,滚下一个,红扁嘴鱼就张开大嘴,接住一个。红扁嘴鱼要在这里等候一个星期,知道把亚马孙蝌蚪基本上吃光为止。能够逃过这一劫,就是一种神奇了。用 “ 虎口脱险,死里逃生 ” 等任何句子来形容它们的命运都不足为过。

    而这时水中的一种绿得不能再绿的草蛇也会跟着来凑热闹,它们爬上荷叶,或也等在水里,将一只只成形的亚马孙蝌蚪吞进肚里 ……

    到了这个时候,一团上万只的亚马孙蝌蚪,能剩下三到五只,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大都是整团卵子全军覆没。如果它们真的能够滚落到河里,又逃过红扁嘴鱼河草蛇的袭击,成长为一只大蛙,那实在是上苍赐予它们的一种神奇。好在它们并没有思想,并不知道这一路活过来的苦难和艰辛,自然也就没有了抱怨。

    经过重重的劫难,没有被吃掉的亚马孙蝌蚪,似乎已经获得了自由,然而,随着它们身体的长大成形,它们身边的天敌却数倍增加。天上飞的,水里游的,路上跑的,喜欢以亚马孙大蛙为食的动物,这时会猛增到二十多种,真是天罗地网,密密如丝地罩着这些弱小的生命。只是这时的它们,出于本能,多少已经懂得了一点逃生或躲避的本领。

    是的,亚马孙蝌蚪的成活不死,始终都是一个奇迹,一个神话。

    它们始终处于挣扎的命运,与波澜壮阔的亚马孙风光总有些不想符合。从降生的数万只亚马孙蝌蚪看,最后能剩下的,还不到万分之一。因此,亚马孙蝌蚪的一生,被公认为是最为不幸,最为险象环生的一生。

    当法国摄影师德 . 赛克将它们一生的经历拍成影片后,每一个片断竟然都成了生死场,每一分钟里,都有惊心动魄、让人揪心的场面。事实上也是如此。亚马孙蝌蚪最终能成为大蛙的可能性小得微乎其微,无人敢去预料。

    当人们为它们终于在千难万险中,长成一只大蛙而庆幸时,它们的命运却猛然陡转,又一场多灾多难的经历重新开始了 …… 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到了这个时候,许多人都已经不忍再看。

    这时长成大蛙的亚马孙蝌蚪,会同它们的父母前辈一样,勇猛地跳上阔大的荷叶,为繁殖后代而不惜任何代价。惊险而揪心的场景也就再次出现了。为寻找配偶,它们毫无顾忌,日夜不停地对天鸣叫,这种响彻世间的蛙鸣,给它们带来的危险是毁灭性的,会招来所有的天敌。但为了赶在雨季之前产下卵子,它们只有奋然一搏。

    白天,一种叫做长尾燕的大鸟循声而来,把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大蛙从荷叶上一嘴叼住,衔向万里晴空,景象惨烈而又壮观。夜晚,猫头鹰从几里之外便能听到呱呱噪噪的蛙声,它们从天空直落到荷叶上,一口将大蛙吞食肚里。而为了繁衍后代,大蛙们不但不会躲避这些勇猛的天敌,反而会互相挤在一起,高叫不止,比着谁的歌声更为嘹亮,用彼此的牺牲,保护着彼此。同时,这也是它们为繁衍后代吸引配偶的全部所在,有些义不容辞的味道!

    结果,不少亚马孙蝌蚪,虽然经过千辛万苦长成了一只大蛙,可是在这最后的一刻里,还是无法幸免于难。

    亚马孙蝌蚪,算得上是生命物种中最为多灾多难的一种了。因此,它对人们的触动也是震撼与颠覆性的,它始终给人以心灵上的撞击。一再告诫人们,作为生命,人已经是多么的幸运和造化,又该怎样去珍惜、热爱和善待自己。

    《亚马孙蝌蚪》这部影片,在西方广为流传。它的作用,是生命与生命的对话,就像一面镜子,对照出人类的幸运。尤其对那些患有心理疾病,和对现实生活极度不满的人,《亚马孙蝌蚪》会对它们有一种异乎寻常的疗效。看过这部片子,不少人很快就转变了对世间和自己的看法,甚至是根本性的转变,并会由衷地感谢上苍已经赋予他们的一切。

    简单地说,通过这部片子,使他们豁然开朗,使他们懂得,原来只要活着,就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了,那么还有什么想不通,还有什么可以以牺牲自己的性命为代价而换取其他的道理呢。在最为宝贵的生命面前,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吗?

    《亚马孙蝌蚪》会让人在比较中感到一种满足和庆幸。甚至会有一种重新生活,重新体验的愿望,从头开始。

    “ 人事无常 ” ,作为人类,本身没有那么多自然界的风雨艰辛,这本来是我们的大造化。但我们却因种种名利与欲望的争斗陷入艰辛,反而过得不愉快。甚至时时做着自我威胁、损伤自我生命的事。

    这正是《亚马孙蝌蚪》这部片子让我们可以对照,并总结的原因,至今,这部片子被西方国家不少首脑人物、富贵名流们所收藏。他们是在用亚马孙蝌蚪的一生,来劝解告诫自己应该注重些什么。同时这部片子也更多地被宗教界人士、心理医生当作敲击人们心灵的典范,因为它揭示的是你该如何活着,如何保护你的生命和善待自己的大问题。
因此,亚马孙蝌蚪的一生,也是唤起人类内心对自我生活的某些警觉的范例,让我们对 “ 平安是福 ” 有更为深刻的理解。

    英国的传教士撒拉曾向人们发出他的心声: “ 如果你不够珍爱自己,如果你不懂得生命,如果你总是觉得不满,如果你连怎么活着都像是淡忘了的话,那么请你去看看《亚马孙蝌蚪》。 ”

     他认为,看过这部片子的人都会受益匪浅,尤其对如何保持内心平静,安福愉悦地走完自己一生的人,都会大有裨益。

 

联系方法:电话 13707452815 电子邮箱: jieqe@163.com  QQ:113252015
2005-2006  静笃轩艺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