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辨伪漫谈

作者:张忠义   来源 :《中国拍卖》

 

书画辨伪漫谈之一:中国书画收藏辨伪的原则与依据

  中国书画收藏、投资中最大的风险是用真品价格收购赝品。因此,如何辨伪历来就是一个突出话题。

  书画辨伪的基本原则

  ●面对一件书画作品,如何辨别真伪?只有鉴定者将作品与自己所掌握的“标准器”和“参照系”进行充分比对,分析之后,才能做出判断。

  书画辨伪的基本原则是“对照比较”,即俗话所说“有比较才能鉴别”。比照的主要根据是已被确认的“标准器”和“参照系”。面对一件书画作品,如何辨别真伪?只有鉴定者将作品与自己所掌握的“标准器”和“参照系”进行充分比对,分析之后,才能做出判断。所谓“标准器”,就是最能代表书画家个体的笔墨特性图式。它是书画家作品个人风格的高度概括、综合、提炼、升华,是既抽象又形象,既固定又鲜活的一种图像模式。而参照系则包括材料、内容、题跋、印鉴、装裱等其它依据和历代典型赝品图示,它更多反映的是作者所处时代的特征和一些书画家作品作伪情况。个人风格和时代特征有机结合才能得出正确结论。鉴定者头脑中标准器和参照系的形成、建立,需要长期实践、学习、积累。如果头脑中既无标准器又无参照系,却要成为鉴定者,后果可想而知。笔者以为,书画辨伪第一应该强调“知真识伪”,“知真”就是建立真品标准器,辨伪的首要条件是熟悉真迹。第二应该强调“知假识伪”,“知假”就是明确伪品参照系,熟悉真迹同时必须了解赝品情况。两相对照,反复体验,才能逐渐成为行家里手。

  辨伪依据一:知真识伪

  ●时代特征与个人风格是最真实、最可靠的,是书画辨伪的最重要依据。

  ●历史背景和印记决定了同时代艺术品创作的总体框架,也反映了当时大部分人的审美取向,是明显不同于其他时代的特种标识。

  ●纸、绢等书画重要载体中同样储存着大量时代气息,也是断代依据之一。

  ●书画装裱形制也有明显时代特征,元代多册页和手卷,中堂、对联、折扇起源明中期。其他如印章、题跋等等也都可以帮助断代。

  ●个人风格则突出表现在作品的笔性和墨法上

  书画中的真迹精品,笔墨线条一定自然流畅且富于变化,章法结构一定出奇合理且意境深远,内容要饱满,题款要鲜明,印章要清晰。时代特征与个人风格是最真实、最可靠的,是书画辨伪的最重要依据。

  由于不同时代经济发展、文化状况、政治制度、风俗习惯、生活水平、重大历史事件等的诸多差异,因而形成了不同时代独特的历史背景和历史印记。这种历史背景和印记决定了同时代艺术品创作的总体框架,也反映了当时大部分人的审美取向,是明显不同于其他时代的特种标识。历史上的“歌舞升平”与“金戈铁马”;“抗日战争”与“文化大革命”,时代特征是截然不同的。

  纸、绢等书画重要载体中同样储存着大量时代气息,也是断代依据之一。中国古代,丝织物在书画上的运用要比纸早,目前能见到最早的书画作品就是汉代帛画。据有关记载,唐以前有生绢的使用,唐时开始用熟绢,是用热水将绢制成半熟,加粉捶打而成。后代的熟绢,则像造纸一样,用加胶加矾的办法制成。宋代的绢本特点是横竖均为单丝,横丝比竖丝略宽,元代绢丝更细更稀,明代横竖粗细均匀,经纬较密实,到了清代,横竖都变为双丝。绢幅尺寸大小也有随朝代不同的演变过程。绫的出现较绢晚,宋代已有,明代至清初是绫本使用的高峰期,雍正朝以后则很少见了。中国是纸的故乡,唐以前为麻纸,唐时出现树皮纸,韩滉《五牛图》用的就是这种皮纸。北宋开始有竹纸。宋元用麻丝纸为多,宣纸少见。“宣德笺”纸的出现不早于宣德皇帝,云笺和金笺明中期以后开始盛行。蜡笺则盛行于乾隆中期至道光年间。近现代纸也是一样,建国初、文革中和当前所制出的纸也是有区别的。

  书画装裱形制也有明显时代特征,元代多册页和手卷,中堂、对联、折扇起源明中期。其他如印章、题跋等等也都可以帮助断代。印章在书画上的使用有清晰的脉络。宋以前,在书画作品上题款,钤印都很少,宋代开始用印时是水印印泥,至今观察多已暗淡不清。后来出现蜜印,但仍不持久亮丽。油印是在明代出现的,一直沿用至今。其中一些品牌印泥还有自己的特点,可帮助鉴别。书画作品中的上款最早出现在元代,但信帖则要早许多。元、明、清各年代上款的书写形式和称呼也不相同,而题跋的大量出现是在元明以后,题跋的内容和题跋者的身份对辨别书画真伪可能会起到重要作用。所谓“流传有序”往往就是从题跋、收藏印鉴和某些著录(如《石渠宝笈》、《江村消夏记》等等)而得来的。

  而个人风格则突出表现在作品的笔性和墨法上。清人吴熙载在《书概》中说得很深刻:“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又说:“书可观识,笔法字体,彼此取舍各殊,观之,高下存焉矣。”书画家由于出身、经历、学识、修养不同,在书画技艺方面师从和所下功夫不同;也由于执笔、运笔方法不同,即使同一题材作品所表现出的情趣、意境都会有很大差异。就用笔来说,中锋、侧锋、藏锋、露锋、逆锋、顺锋等等;笔势上方圆、疾缓、刚柔、健媚等等,每人各擅其长。对于墨彩,深浅、浓淡、干湿、枯润也各有所好。甚至有些书画家专用某种墨色,如 李可染 画山水就喜用乾隆御制墨,以追求黑中透紫、紫中闪亮的特殊效果。书画家的个人风格具有特定性和唯一性,独特的个性是通过独特的笔墨、章法表现出来的,别人无论如何临仿,要完全一致很难,子女高徒概莫能外。有许多书画伪品只能形似而不能神似,就是个人风格难以复制的例证。当然,要完全掌握一位书画家的个人风格也确非易事,因为个人风格是由诸多因素促成的,而且有一定的形成发展过程,是动态的和丰富的。每位书画家的早年、中年、晚年笔性、墨法、作品意境、思想感情都会有所变化,就连署款也会前后不同。 齐白石 的山水创作主要在早期,传世数量很少,其工笔草虫只作于40—60岁之间,晚年绝大部分是大写意花鸟。这些复杂的情况告诉我们,掌握书画家个人风格,必须了解全过程。关键在于对书画家个人风格的熟知程度,就如我们的亲人和交往的一些朋友,由容貌身材至脾气秉性、到特殊喜好、到思想情感,了解得越深刻,把握就越大,直至有些人能闻其声而知之,见其影而知之。

  辨伪依据二:知假识伪

  ● 书画作伪的传统方法概括起来,主要有摹、临、仿、改、造、代六种。

  ● 书画作伪也有“与时俱进”的问题。

  ● 当代书画作伪可谓“出于蓝而胜于蓝”。无论手法、规模、影响都史无前例。但作伪水平最高的则集中于近现代名家。新的地域特征也越来越明显。

  为了少走弯路,吸收前人经验,充分了解历代主要作伪方法必不可少,有利于辨伪中对号入座,朔本求源,知其所以然。

  书画作伪的传统方法概括起来,主要有摹、临、仿、改、造、代六种。通俗简略的讲:摹就是用透明纸、绢蒙在原作上勾写填画;临就是面对原作边看边写边画;仿是并无原本,只凭仿者学某家的功夫靠想象写画某家之作;造是不讲时代特征,也不管个人风格,凭空伪造随意署款;改是采用增、减、裁、刮、拆、配等手法将无款或小名家作品改成风格相近的大家之作;代则是经书画家本人同意,由其亲朋、学生所作的大名家替代品,经常有人把此类作品视同真迹。此外在装裱过程中也有两种作伪方法,即“揭二层”和“转山头”。“揭二层”是利用装裱之机,把书画真迹的字心、画心的表层与“命纸”揭离,利用墨色渗透而成的影像制成另一件作品欺世。但由于条件所限,并不多见。转山头的方法只限于山水画,即沿山峰走势线裁剪,将画和原款分离,用相同底纸添款重新装裱成大名家作品。这种方法只能是纸本,绢本很难,且需要较高装裱技术,所以也不多见。

  像其他技术一样,书画作伪也有“与时俱进”的问题。近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蓬勃发展和现代技术的引入,除上述传统作伪方法外,又出现了许多新的作伪手段。据笔者亲见,已有如下多种,不可不察:1.水印填墨(在木板水印、珂罗版印刷品上填墨,填得好几可乱真);2.底稿填款(在同时代不知名或小名家的书画底稿、课稿上添加大名家款印);3.照片合成(利用电脑合成把伪作和名家拼制在一张照片上,以使人信以为真);4.电脑刻章(所制的名家印章与真印如出一炉,使核对印章遭遇难题);5.画册复制(用放大尺等工具复制早年出版物上的作品,由于比例合适,迷惑性较大);6赝品出版(或买或盗用书号,将伪品印刷出版,为伪品戴上著录光环);7.名家题跋(利用当代著名鉴定家的真跋或伪跋,为伪品骗取信任);8.专业画家联合作伪(往往是过世名家亲属、学生互相分工合作,以巨幅作品为多)。9书画作品材质做旧造假,如纸、绢,墨色、印泥、装裱等等。如此不一而足。新手段与传统方法结合,无疑为辨伪增加了难度。

  除了作伪的方法、手段之外,人们还总结了作伪的地域性特点,对我们同样具有参考意义。从历史上作伪最盛的明代开始,由远及近,依次是松江造(明末至康熙年间,上海地区以伪造董其昌和明以前书画家为主)、苏州片(明末清初,主要伪造唐、宋、元大家和明文征明、仇英一路青绿山水)、河南货(明末清初,开封地区专造唐宋元名家书法)、扬州片(康熙至道光年间,长沙地区冒充明末清初节烈名人,如杨继盛、史可法等人作品)、广东造(清末至民国,多伪造历史上大名家,如吴道子、周昉、宋徽宗等人,以绢本重设色为主),后门造(晚清民国间,北京皇城后宫门一带,专门伪造“臣”字款书画,并仿制清宫印鉴和题跋),这些分类为古代书画辨伪提供了参照,同时也为我们总结当代书画作伪的地域特点提供了启示。

  当代书画作伪可谓“出于蓝而胜于蓝”。无论手法、规模、影响都史无前例。但作伪水平最高的则集中于近现代名家。新的地域特征也越来越明显。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地区:1、京津地区(主要作伪对象为 齐白石 、 李可染 、 黄胄 、郭沫若、赵朴初、启功、欧阳中石、刘炳森、刘奎龄、 范曾 等京津名家)。2、江浙地区(主要是 黄宾虹 、 傅抱石 、 陆俨少 、钱松岩、 宋文治 、沙孟海、 林散之 、 沈尹默 等人的仿品)。3、上海地区(主要集中在 任伯年 、赵之谦、虚谷、 谢稚柳 、 程十发 、 刘旦宅 等海派书画家作品上)。4、广东地区(以岭南派书画家高剑父、高其峰、陈树人、 何香凝 、 关山月 、黎雄才、赵少昂等人作品为主)。5、陕西地区(主要是于佑任、 石鲁 、赵望云、 何海霞 、 刘文西 等人作品)。6、港台及海外(集中于海内外有重大影响的、有海外经历且目前市场价位很高的大家作品上,如 徐悲鸿 、 张大千 、溥儒、 傅抱石 等等)。以上可见,现代书画作伪也有某种传承路径可循,只是手段更高明,分工更细微,许多地方已出现产、供、销“一条龙”,因而对书画收藏危害性也更大。在当前科技鉴定尚在探索研究,以“目鉴”为主导的中国书画辨伪实践活动中,经验的积累尤为重要。

 

书画辨伪漫谈之二:中国古代书画辨伪

  看书画是否有名款,对有名款的作者是否熟悉,是否掌握对应的标准器和参照系。如是,则可按以下步骤进行,简称“四看”:一看画风,二看内容,三看材质,四看装裱。

  书法作品的辨伪最重要的是要熟悉各个时代风格共性和代表书家的个性。书法作伪的共同特点一是用笔拘谨放不开,二是结构松散不紧凑,三是意境死板缺少精气神。

  所谓中国古代书画,是指清代以前历朝历代的书画。按历史顺序,可分为唐以前、两宋、元、明、清。再细则可划分为北宋、南宋、明早/中/晚期、清早/中/晚期。由于沧海桑田、天灾人祸,流传至今的古代书画,无论真迹还是伪品,元代以前的已很难见到,大多属明清两代。

  中国古代书画作伪和辨伪都有相当历史,明人张丑在他的《清河书画舫》中提出:“鉴赏书画要诀,古今不传之秘,大都由四,特为拈出。书法以筋骨为神,不当但求形似;画面以理趣为主,类可徒尚气色?此其一。夷考宣和、绍兴、明昌之睿赏,并及宝晋欧波,清闲之品题,举一例百,在今犹昔,此其二。只有千年纸,曾无千岁绢。收藏家轻重攸分,易求古净纸,难觅旧素绢。展玩时,真伪当辨,此其三。名流韵士,竟以仿效见奇,取圣通人,端在于此。俗子敝夫,专以临摹藏拙,遗讥有识,岂不有兹,此其四。是故善鉴者,毋为重命所骇,毋为秘藏所惑,毋为古纸所欺,毋为拓本所误,则于此道,称庶几矣。” 他观点精辟,也总结了许多经验。历史上确有某些著名鉴定家,打开画的“一尺”或“半尺”即可判定真伪,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精深的功力是建立在他们的渊博学识、丰富经验,以及头脑中积累的鲜明的“标准器”和“参照系”基础上的。

  古代书画辨伪的具体操作步骤

  “标准器”和“参照系”知识储备不可少

  古代书画“标准器”和“参照系”的建立与近当代书画相比,有几个方面的知识必不可少:

  1. 中国历史、美术史和书画史,如能旁及文学、哲学、艺术、音乐等更好。

  2. 一些古代重要书画流派的形成与画风的传承路径。

  3. 古代的建筑、服饰、器皿、官职称谓等凝固的的历史美术符号记忆。

  4. 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书画家的生卒、字号、斋号、室名。

  5. 一些著名书画家的独特风格等。

  有名款的要“四看”

  那么,面对一件需辨伪的古代绘画,应该如何具体操作呢?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因为每个人掌握的标准器和参照系会有所差异,操作习惯也不同。以笔者的体验,首先要看书画是否有名款,对有名款的作者是否熟悉,是否掌握对应的标准器和参照系。如是,则可按以下步骤进行,简称“四看”:一看画风,二看内容,三看材质,四看装裱。

  一看画风,看画风的过程实际是解决作品作者与我们已掌握的其个人风格是否符合的比对过程。即抓住关键,从研究作品笔法墨性入手。如其喜用新笔或秃笔,硬笔或软笔;用笔擅用中锋还是偏锋;运笔也有急缓、轻重之别;转折也有方圆、虚实之分等。而墨性从笔法中来,是笔法的具体体现,但也与书画家所处时代及个人爱好紧密相关。应该强调,不同画种,笔墨功夫会有不同侧重,人物画重在线描,山水画重在皴擦,花鸟画重在勾勒。整幅画的精华,人物画贵在传神,花鸟画贵在生动,山水画贵在意境。只有表现出灵性与神韵的画,才是上品。

  二看内容,看内容主要是解决个人风格与时代特征相吻合的问题。画面内容往往包含很多,除去主题,还有款识、纪年、避讳、建筑服饰、官职称谓、印鉴题跋等等。如避讳作为一种特殊现象,在古书画鉴定中就有重要作用,清初“四王”之一的王鉴,字玄照,在康熙元年(1622)之前的作品,属款印章用“玄照”,康熙皇帝玄烨当朝后即避同音讳,改用“圆照”或“元照”,因此从款印就可以判别其作品年代和真伪。避讳有同意、同音、缺笔几种方法,应努力掌握。官职称谓,各朝有别,如明代中期某著名书画家作品款称“仁兄大人雅嘱”,则必伪无疑,因为这种称谓清初才有,乾隆以后开始盛行。

  三看材质,看材质主要解决时代特征是否相合问题。正常情况,某个时代的书画家应该使用符合其时代的纸绢、墨色作画。有时使用前代材料也合乎情理,因为材料会有历史遗存。但如果前朝书画家使用后代材料,则是不可能的。不论清初以前哪位书画家在腊笺纸上的作品,均可立判为伪,因为腊笺这种材质是乾隆以后,嘉、道开始盛行的。所以书画作伪者造前朝书画,或者选用前代遗存的古旧材质(因古纸古绢等已稀缺昂贵,此种渐少),或者将当朝纸绢等材料作伪作旧,(这是当下古旧书画作伪大量使用的)。古纸绢的做旧方法主要有三种:一种“日晒雨淋”法,一种“烟熏火燎”法,一种“药浸水泡”法。 “日晒雨淋”是古物做旧的一种原始做法,就是把纸绢有意放在 阳光 下暴晒,再放在小雨中淋湿,反复操作,加速纸绢的老化;“烟熏火燎”则是将新纸绢放在厨房灶间,以烟污熏染造成纸绢的陈旧;“药浸水泡”是用栀子、茶叶、高锰酸钾等制成水溶液浸泡或喷洒,将纸绢做成偏黄、偏红、偏黑等旧色。无论哪种做旧方法,都系人力强为,与自然老化不同,必定会在颜色、平整、光滑、柔韧、手感和渗透性等各方面留下破绽。目前经常能见到一些古旧字画的纸绢暗黑破旧,材料易脆易断、画面斑驳不堪,都是做旧过头所致。真正的古旧书画,由于历经时空洗礼、自然磨损,在材料表面会形成一种“包浆”,这种包浆,光亮平滑、古香古色,有的还会伴有一种独特历史遗存气味。因为它是自然功力所致,所以自然、纯朴,由表及里,层层深入,与人为做旧存在根本差异。我们可以通过望、闻、触、照来辨别。尤其是照,借助日光或其它强光直照或侧照书画材料,既能看清表面,也能像透视一样观察内部组织,不但能发现做旧留下的水渍色晕,深浅不匀,里外不一,同时还可能发现虽然真是古旧材料,但其书画经过后人动手,有挖款、改款、填款、画心更换等各种古书画作伪的痕迹。如果条件允许,用针挑看材质内部也是验看其新旧的有效办法。

  四看装裱,也是要解决年代问题。据画史记载,宋徽宗时挂轴盛行,采用的特点是“宣和装”。它有固定的装裱格式,而且一定钤盖宋徽宗的“宣和七玺”。此后不同时代和地域的装裱也有不同特色。装裱可从不同形制、不同时间两方面辅助判断书画真伪。形制的产生发展随历朝历代而不同,笔者就曾发现过赵孟頫和徐渭的对联,不必详查即可立判为伪,因为对联这种形制是在清代才开始盛行的。古代书画最讲究原装原裱,但除宫藏遗留外,明以前的书画大多经过重装,原装原裱已很少见。清中晚期以后原装裱还经常可以见到。通过装裱作伪最常见的是“穿旧袍”,也有称“套棺材”的,即将作伪的古书画装入已换掉画心的原装裱套中,现在一些人高价收购旧裱套、旧裱头,都是专做此用。见到看似“原装旧裱”的古书画,要对画心与裱套的衔接缝合处仔细验看,以免上当。

  有无“著录”要注意

  此外,与书画本身无关的“著录”也值得注意。古代书画流传至今,著录很多,最重要的著录有两种:一是官方著录,主要是宫廷收藏,如宋《宣和书谱》和《宣和画谱》,集录魏晋以来书画名迹共7636件。清朝几代帝王组织编成的《石渠宝笈》、《秘殿珠林》,继之的续编、三编等,内容宏大,记录详尽。它们都有很大参考价值。二是著名收藏鉴赏家的著录,如宋代米芾的《书史》、《画史》,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明代文徵明的《停云阁帖》,清代孙承泽的《庚子消夏录》,高士奇的《江村消夏录》,安岐的《墨缘汇观》,顾文彬的《过云楼书画记》,庞元济的《虚斋名画录》;近代 吴湖帆 的《梅景书屋书画目录》、张伯驹的《丛碧书画录》,及当代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编的《中国古代书画目录》、《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等,都从不同方面对古书画的真伪、流传进行了记录和验证。2009年春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上拍的八大《仿倪山水》(图1),估价1400万至1600万,成交价8400万人民币。这是内地有拍卖以来中国书画的最高价,它的多次著录以及被著名收藏家家王季迁、王方宇收藏过,不能不说是重要原因。

  一般讲,通过“四看”,一件古代名家书画基本可以做出真伪的判定了。

  无款作品断代考证是关键

  对于无款或虽有款但却不熟悉的古代书画作品,由于我们头脑中没有它的“标准器”,所以要相对麻烦一些。在进行“四看”的同时,往往需要与大量的考证工作交互进行。根据文献资料、做进一步判断,但要注意这种文献资料必须是真实可靠的。而且“四看”的顺序与前面不同。通常是先断代,后断人,即要先看内容,次看材质,三看装裱,最后看画风,在确定作品年代的前提下,研究作品画风流派、笔墨传承、技艺高低,结合通过考证所掌握的作者书画个性特点,最后给出结论。

  书法辨伪熟悉代表书家的个性是关键

  古代书法辨伪相对绘画要容易一点,有几方面原因。一是汉字书体区别明显,篆、隶、楷、行、草,各有不同特征。篆书用笔纯用中锋,笔势回转流畅,显得朴茂端重,以弧笔为特征。隶书则中锋、侧锋并用,一波三折,蚕头燕尾,以波折见其长。楷书也是中锋、侧锋并用,平稳方正,讲究长短结合,曲直并举。草书又分为多种,以章草最为规矩,是从汉隶演化而来,笔画字体独立,兼具隶书笔意;以狂草最为自由,跌宕起伏,连绵不断,只有少数书家擅于书写。行书介于楷书和草书之间,是应用最广泛的书体。二是朝代气象清晰:晋尚韵,唐尚法,元追古(晋)、明求势,清书碑帖并举。每个朝代都有鲜明主流书风和代表书家可供参照。三是书法作品存世较绘画作品要少(当然书画同源,许多书画家是合二为一的),在需要辨析作品的总体数量上,书法要少于绘画。四是书法作品的作伪要比绘画难,绘画可以加墨添色、覆盖涂改,书法却不能。“画易仿、书难摹”,一些高手作伪,往往要写好款后再作画,就是这个道理。

  书法作品的辨伪最重要的是要熟悉各个时代风格共性和代表书家的个性。书法作伪的共同特点一是用笔拘谨放不开,二是结构松散不紧凑,三是意境死板缺少精气神。具体辨伪操作过程应与绘画相同。如图2、图3为两幅明代著名书家王铎作品,我们仅从四看之一“画风”,入手,就可辨别真伪。图2运笔沉着稳健、灵动流畅,笔连处顺势、笔断处意连。结体奇正相依,收放自如。布局从容不迫,错落有致。而第一笔正是王铎区别于其他书家的突出用墨特征——浓墨开篇;属款也是王铎常见体。整幅作品气势奔腾,和谐统一,充满力度与美感,完全符合王铎典型书风,应确认真迹无疑。图3则用笔板涩,笔画粗糙;结字生硬,浮躁紧张;笔不敢勾连,墨不敢浸染;通篇死涩,无有王铎功力深遂,气势磅礴之象;属款更与王铎习惯异类,应属相差甚远之伪品。

  辨伪要“一票否决”

  诚如上,有许多古代书画作品的判伪并不一定都要经过“四看”全过程,都要“全票通过”,而是只要某一项指标认定,或明显违反常理,就可“一票否决”。如果一位明代书法家的书法作品,所书是清代人诗句,那真伪还要问吗?吴门四家的唐伯虎,因生于明成化庚寅年(1470),属虎,故名唐寅,他有多种题材的画,但因避讳属相,从来不画虎。后人以为唐伯虎一定画虎,所以造了不少伪品,笔者在书画鉴定活动中,就已见到5幅以上清代和现代仿的唐伯虎画的虎,这就叫“一眼假”。对个人风格特别突出的书画家作品判断,有时还有捷径可走,如清代郑板桥以画竹石著称,但是郑板桥画石头不点苔,偶尔一两次点苔,都是有原因的。若见他画的石头上点苔,则要特别留心。(图4图5均为伪品)。有些特殊的标志或符号记忆,一旦合理运用,往往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书画家生卒年月、字号、斋号等等。笔者就曾在京城某大型拍卖公司2004年秋季拍卖会图录上发现一件注为明代汪瑞图、崔樵的扇面“秋山茅亭”(如图6),估价为3—5万人民币。明代汪瑞图、崔樵,从未听说,经到现场观看原作才恍然大悟,扇面落款为“崇祯癸酉冬日为鸣六先生 瑞图”,钤一白文印,拍卖公司误将印读为“汪”,所以署名汪瑞图。细查落款乃典型明代张瑞图楷书书风,印章正确应读为“二水”,而“二水”正是张瑞图号。张瑞图,字长公,号二水,福建晋江人。万历三十五年探花,明末四大书家之一。书法奇绝,钟、王之外另辟蹊径。亦擅丹青,工山水,法 黄公望 ,苍劲有骨,点染清逸,饶有意趣。绘画偶然兴至所为,因此传世作品极少,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等处仅有馆藏十余件,扇面更为少见。细审此扇画作于崇祯癸酉年(1633),是张瑞图63岁隐退后所作。寥寥数笔,山石、树木跃然于纸上,笔简意繁,境界灵动, 黄公望 及前代书画大师遗风可寻,而且款章皆精,历经近400年,品相完好。实为罕见精品。作品从2万元起拍,响应并不热烈,拍至4万元时,只剩我们两位买家互不相让,最后争到将近20万元,我才如愿以偿收入囊中,也算拣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漏”。

  必备工具书清单

  在古代书画辨伪实践活动中,工具书必不可少。现将经常使用的列出:《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上海博物馆编/文物出版社)、《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俞剑华编/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美术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明清进士题名录索引》 (朱保炯、谢沛霖编/上海古籍出版社)、《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陈玉堂编/浙江古籍出版社)。此外,《明人室名别称字号索引》、《清人室名别称字号索引》、《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古今人物别名索引》、《辞海》、《辞源》、《说文解字》等其他工具书均有参考价值。

 

书画辨伪漫谈之三:中国近现代书画辨伪

  近现代书画鉴定就应以他们的作品为突破口,提纲挈领,并引申开来,对相同师承、相同画派的其他书画家比较对照,以期收到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的效果。

  近现代名家书画辨伪的重点应落在“看画风”和“看内容”上。不仅要熟悉时代特征,了解主要流派和代表人物,而且要在个人风格上狠下功夫。

  近现代书画辨伪的具体操作步骤

  由于近现代美术史的繁荣、出版印刷业的发展,各种新媒体、新技术的出现,为信息的广泛传播提供了有史以来最为广阔的空间。许多书画家还发表了自己的“自传”、“观点”、“画论”,还有的书画家成为学者研究的“专题”。充足、系统的材料,无疑为我们建立“标准器”提供了必要条件。

  对近现代书画的研判,按古代书画辨伪的具体操作步骤依然是可行的,即“四看”(看画风、看内容、看材质、看装裱)。但需要注意的是,与古代书画有所不同,许多赝品是同时代作伪,因而在纸绢、墨色、印泥等“看材质”方面,参照意义有限;又由于装裱形制变化小,在“看装裱”方面,除需注意民国时期一些原装旧裱之外,参考价值不大。辨伪的重点就落在了“看画风”和“看内容”上。

  近现代名家书画辨伪需要熟悉时代特征,了解主要流派和代表人物

  海派:早期以赵之谦为首,晚期以 吴昌硕 为首,还包括虚谷、张熊、 吴湖帆 、郑午昌、 谢稚柳 、袁松年等一批画家组成的海上画派。海派画家虽然来自各地,但大多出身贫寒、思想活跃、画风各具,共同特点是追求造型和色彩。画的内容具有象征性和隐喻性,许多为吉祥画、风俗画,既受到商人眷顾,也受到一般人喜爱。作品数量多,开拓了金石画派的新格局,创作出别具时代特色的画风。

  京津画派:早期以金城、 陈师曾 为代表,晚期以 齐白石 、 徐悲鸿 为代表,其他有吴镜汀、徐操、陈少梅、 于非闇 、 陈半丁 、刘奎龄、马晋、王雪涛,还包括清皇室贵胄的溥儒、溥伒等等。主要特征是“精研古法、博采新知”,传统深厚、气势宏大,既能上溯宋元,又能学习西方,博取并蓄,形成与前代不同的艺术风貌

  岭南画派:由高剑父、陈树人和高奇峰等人创立,还包括 何香凝 、赵少昂、杨善深、黎雄才、 关山月 等。这个画派的最大特点是其中主将都有革命经历,倡导“艺术革命”,主张写实和创新,吸取东洋和西洋技法。“没骨法”、“撞水撞粉法”是其具代表性的技法特征。

  长安画派:以 石鲁 、赵望云为代表,包括 何海霞 、康师尧、方济众、 刘文西 等一批家在西北的书画家崛起,他们大胆走向生活,大量写生创作。作品多描绘西北地区的自然风光和民俗风情,突出表现了黄土高原古朴倔强和西北民众勤劳淳朴的特色。形成了风味独特的西北画风。

  新金陵画派:以 傅抱石 、 陆俨少 为代表,包括 钱松嵒 、亚明、 宋文治 、魏紫熙等主要集中在江浙地区的一些书画家,提倡写生,以江南山水为主要表现内容。在艺术观念和技法上创新意识突出,作品大多雄伟秀丽,极具江南山水特点。

  近现代名家书画辨伪要在个人风格上狠下功夫

  由于近现代书画名家作品存世数量庞大,而且有早、中、晚期之分。要想减少失误,建立完善的“标准器”,则必须熟知每位书画家的全部情况,包括生卒年月、生长环境、家庭状况、师承入门,书风、画风的形成和转变,代表作品的典型特征等等。我们以享誉中外的 齐白石 为例:

  齐白石 ,生于湖南湘潭。小名阿芝,后改名璜,字萍生,号白石。家境贫寒,仅在12岁时读过一段私塾。12岁学木匠,27岁开始绘画生涯,38岁时出游,七年间“五出五归”。从《芥子园画谱》入手,师承徐渭、八大山人、扬州八怪以及 吴昌硕 。在学习 吴昌硕 过程中,吸收民间精华,融入了童真、天趣,比 吴昌硕 更接近人性与生活,题材更加千变万化。晚年“衰年变法”,画风为之一变,形成了齐派最典型的风格。其作品特征是集诗、书、画、印于一身。作品以写意为主,人物、花鸟、山水无所不画,但在不同年龄段,有所侧重。作品色彩鲜明强烈,画面生机蓬勃,我们似可概括为“天真烂漫,雅俗共赏”。

  近现代名家书画作品辨伪实例

  (图1)(图2)为属款 齐白石 “藤萝”两幅。

  齐白石 一生所绘藤萝较多,(图1)从款识知为白石老人晚年所作。此幅白石的“石”字,第一笔斜直撇拉长,“口”字已从过去的○形改为□形,书法银钩铁划、力能扛鼎,是典型的“白石书体”,没有任何疑点。所绘藤萝,极富生趣,于乱中求不乱,笔笔落实,交代清楚,每根藤蔓,均有根可寻。布局大疏大密,正符合白石老人晚年画藤萝之特点。整幅画天真烂漫、生机一片,当属真迹无疑。

  (图2)所画藤萝,虽刻意经营,但依然漏洞百出。藤的方向违反常理,细藤交代不明,又错综杂乱,难寻苍劲老辣的草、篆笔法。通篇无爽利勃发之气,多庞杂混乱之感。款题书法似是而非,缺少白石书法精神,当属伪品。

  (图3)(图4)为属款 吴昌硕 “梅花图”两幅。

  吴昌硕 最喜画梅,他的代表作品特征可用“金石入画,苍劲老辣”来概括。

  (图3)所绘梅花图,构图取对角奇斜,是 吴昌硕 惯有风格。老干无花却勾连交错、苍劲挺拔,新枝上梅花怒放、生机勃勃。以草、篆之法入画,凝重深厚,气足墨酣,正是“奔放处离不开法度,精微处照顾到气魄”。呈现出梅花傲霜、倔强不屈的精神和积极向上的苍劲力度。款书亦为 吴昌硕 典型风貌。当属真迹无疑。

  (图4)书款摹仿迹象明显,作者书法功力与 吴昌硕 差距较大。构图怪异,树干、梅花之间错乱,笔墨涩滞,干无力度,梅无生气,有理由判为伪品。

  (图5)(图6)为属款 徐悲鸿 “奔马图”两幅。

  徐悲鸿 画马极负盛名。他画马的最大特点是不画缰辔,至今所见唯一带缰辔的是他的名作《九方皋》中的马。脱缰的野马、奔马最为常见,其深刻内涵是要以物寓人,表达一种求解放、求自由、求发展的思想内蕴。 徐悲鸿 作品的风格特点可概括为“中西合璧,气韵生动”。

  (图5)所绘六匹奔马,用笔洗练、用墨精湛、造型准确、体态生动,完全符合运动中马匹的透视和解剖原理。马腿修长,马鼻孔开张扩大,表现马在奔跑中的急速呼吸状。群马左顾右盼,姿态各异,特别是马尾和马鬃最具动感,展示出一种迎风飘逸,快速狂奔的运动之美。

  (图6)两匹奔马,结构比例失衡,马尾突兀、马腿较短。局部交代不清。特别是前面马匹明显缺乏稳定感,有随时倾倒之虑。加之“戊寅”属款也有问题,当属高仿之作品。

  (图7)(图8)为属款 黄宾虹 山水画两幅。

  潘天寿曾提出作画要“静之、深之、远之,思接千古而入于恒久,真为至美也”, 黄宾虹 山水精品可以名之。其特点是“深厚华滋,笔精墨妙”。他融合古今,汇通南北,代表作品既壮丽又秀美。

  (图7)笔法细密如织,用墨用色变化多端。“五笔法”、“七墨法”,画中都有充分表现。山石树木、水榭亭阁,以浓求淡,实中寓虚。远景的淡隐、近景的厚实,和谐为一。让人有一种江山无限、可以与天地恒久的宇宙之感。书款也是 黄宾虹 书体。当属 黄宾虹 山水珍迹。

  (图8)布局突兀,结构怪异,笔法单调,皴擦点染功夫欠缺。墨色浅薄,缺少浓淡干湿变化。特别是苔点乱铺,游离在外。书法长题也有明显描摹痕迹,当属伪品。

  (图9)(图10)为属款 陆俨少 山水画两幅。

  陆俨少 先生为近代有影响之山水画大家,其独到的勾云、勾水、留白功夫在山水画史上是一种创新。“云水飞动,入古出新”可表达其代表作特色。

  (图9)构图结实饱满但并不闭塞,画面内容庞大却不失灵活。所绘树石,色墨相间,自然和谐。白云、水流,充满动感。从细节看,云、水的画法均为陆氏特有技法形成期用笔。整幅画呈现山间峡谷比照,行云流水呼应之景象,是陆氏精品。

  (图10)构图僵化,有云无水。云的画法千篇一律,方向单一,缺少陆氏变化多端的特点。山的画法死板,圭角妄生,疏密分布不合理。通篇没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应是一件伪作。

  (图11)(图12)为属款 黄胄 人物作品两幅。

  黄胄 先生以人物、动物画而著称,“复线速写,生动传神”是 黄胄 先生画作的最突出特点。他以复线直接入画,开辟了一种新的形式之美。但人物面部、手足等局部表达感情处,却不使用复线,以保持人物形象清晰,思想表达完整。虽然近现代精于速写的画家不少,但能得心应手、达到炉火纯青境地且能用大量速写集中表现现实生活宏大场面、完成高质量巨作的,只有 黄胄 一人。 黄胄 所绘人物、动物造型准确、比例合规、自然随意,能突出表现动感和神态。

  (图11)描写一位女医务人员与一匹骆驼在风雪中艰难前行的场面,那恣肆飞动的线条、简捷随意的笔墨,使人物、动物都充满生命力,在让人感受到强大力量和快速韵律的同时,创造出一种既感动人又让人深思的意境,无疑是一幅具有代表性的精品力作。

  (图12)除去人物、骆驼造型失衡外,人物的脸、手等局部细节模糊搪塞、交代不清。突出表现在不会使用复线,需使用复线处皆用墨笔横涂来代替,笔法拙劣。题款摹仿迹象严重,应是伪品无疑。

  (图13)(图14)为属款启功书法作品两幅。

  启功先生乃近现代大儒,学养深厚,知识渊博,又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其书法作品粗看属清代馆阁体一路,但细审可知乃延续董其昌一脉,追溯唐宋楷法,又融入个人特色,笔墨精到,造诣极深。其书特点可概括为线条简练、刚柔并济,充满书卷气。

  (图13)所书,布局结体得当,字里行间,中宫拢紧,外延疏朗,虚实聚散,恰到好处。通篇感觉典雅挺秀,潇洒自如。虽是楷书,却给人笔断意连,一气呵成之感。

  (图14)用笔呆板生硬,无轻重缓急之分。用墨浓淡无变化,看似浓壮,实则纤弱。折笔、提按处缺少节奏感,特别是其中的“路”字和“几”字,败笔更大。属款拘谨、僵硬,没有启功真款自由潇洒笔意。此联疑为仿启功先生母本所造伪品。

  从以上实例可以感知,近现代书画辨伪最重要的是“看画风”,即个人风格。在“看内容”方面,最重要的是画家属款。比如 徐悲鸿 ,一般只属“悲鸿”二字,而且早年多楷书,中晚年多行书;早年“悲”字上的“非”字体态较长,中晚年则较短;“鸿”字写法,右边“鸟”字下边四点,中晚年则写成一横。掌握这些特征,常常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也是作伪者最难逾越的鸿沟。近现代许多书画大家都有类似情况,应尽量掌握。当然,任何一位书画鉴定家,要求熟悉所有名家作品特征而没有局限性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但应该根据个人学识和喜好,选择尽可能多的书画大家,建立起尽量完整的“标准器”和“参照系”,这也是进行近现代书画辨伪的前提条件。

  

 
联系方法:电话 13707452815 电子邮箱: jieqe@163.com  QQ:113252015
2005-2008 静笃轩艺术网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湘ICP备050150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