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坚守

静笃轩主

 

 

  我们生活在一个疯狂的时代,疯狂的时代把任何的可能都要放大到极限,疯狂的贪官,疯狂的卖官买官,疯狂的三聚菁胺,疯狂的股市,疯狂的黄龙石,疯狂的房价;疯狂的时代不按牌理出牌,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疯狂的时代经常失去了道德底线,八十二的老牛吃二十八的嫩草。疯狂的时代所有人都在梦想成为亿万富翁,梦想一朝就成为亿万富翁,梦想一朝发达。

  国人没有信仰,约束人的行为能亘古起作用的只有“良心”二字。但是现在,连这可怜的“良心”二字也约束不了什么。于是乎,人皆惊呼,我们还有底线吗?我们的操守在哪里?

  操守其实就是人的品德和气节 ,它是为人处世的根本。中国人历来讲求守,士大夫要守志,女人要守贞。子孙要守业,还有守法,守纪,守规矩。

  人们常用王昌龄的诗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来表白自己坚贞的操守,光明磊落的品格和对谤议的蔑视。操守有两层解义:平素的品行志节。《 新唐书 ·裴度传》:“ 度,退然纔中人,而神观迈爽,操守坚正,善占对。既有功,名震四夷。”《 明史 ·刘宗周传》:“未有操守不谨,而遇事敢前,军士畏威者。”另一层为执持善行,固守志节。宋苏轼《赐守尚书右丞胡宗愈辞恩命不允诏制》:“卿昔在谏垣,首开正论,出入滋久,操守不回。” 宋罗大经《 鹤林玉露 》卷一:“此说却是正理,如吾儒易箦、结缨之类,皆是平日讲贯得明、操守得安、涵养得熟,视生死如昼夜,故能如此不乱。”

   我们的祖辈,我们的先贤给我们留下过太多的操守典范。孟轲《孟子 ·告子上· 鱼我所欲也 》说:“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 ,舍生而取义者也。” 在佛教里有舍身饲虎的故事,有三位王子到山中游玩,看见母虎生有七只小虎,经数日已饥饿不堪。佛的前身摩诃萨捶那王子劝走二位兄长,脱衣纵身跳下山崖,决心以身饲虎。但是饿虎连吃他的力气也没有,于是他又登上山头,用竹子刺颈出血,再跳下去。饿虎舔了血,又吃了血,总算得救。 因王子舍身入虎口,所以后来得道转世为佛。

  自古文人士大夫更重操守,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陶渊明不为七斗米折腰,李白不事权贵, 袁安卧雪时“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令以为贤,举为孝廉,郑板桥“有兰有竹有石,有节有香有骨”,而“为四美也”。齐白石为变法做宣言,“余作画数十年,未称己意,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

  我的收藏是从集邮开始的,由于工作关系,接触过一些来张家界写生和旅游的书画名家,收藏开始转向当代书画,主要集中湖南地区画家,也兼有部分岭南画家和北京画家。2005年在英特网上建立静笃轩艺术网站(www.jingart.com),自己制作和发布。自此之后交了很多书画收藏朋友,也由于自己坚持保真打假,受到了收藏朋友肯定和称赞,这使我受宠若惊,自知责任更大了。2010年9月,收藏十五年后,决定开设一家正规专业画廊,以一方茶室供朋友交流聊天之用。

   国内画廊生存困难,以前略知一二,入了这一行,方知其中苦。以前做网站不需要成本,没有压力,交往的多是专业收藏人士,修养好、动机纯。但是画廊是面向市场的,市场鱼龙混杂,行业生态非常恶劣,我还是往火坑里跳了。

  我们说行业生态恶劣其一是藏家不成熟。有同行告诉我,做画廊业,来的顾客是懂的人不买,买的人不懂。因为不懂书画的人找不到门路,找不到画家,才来画廊里买画。而懂的人呢?中国人玩古玩自古喜欢淘宝,喜欢捡漏,要自己到地摊上去练眼力。如果自己捡到了更便宜的宝贝,就有种成就感,可以炫耀,证明自己的功力,而不是听任画廊分说。所以在我画廊里天天喝茶、聊天、问价格的人是不会买画的。还有很多藏家,主要是古玩收藏家贪图便宜,总想捡到天价宝贝。我市有个曾是领导的人被高手杀了四房间的药,还在自个儿偷着乐,非常傲慢,瞧不起任何人。有个省会城市收藏青铜器的老总,自以为看了一点书本,学了一些知识,每次都把送来的青铜器说成假,以为卖家不懂杀他是大傻瓜,其实那全是石佛寺的货。还有个受降名城的房地产老板专门收藏的古字画和元青花,如果能真的,足可以买十座城池了,古玩街的人都说,如果没钱用了,就去杀杀这些猪。可惜中药西药都治不好这些藏家的病。和这些藏家打交道,他天天做梦想用最低的价买到天价宝贝,做真的画廊与他怎会有共同语言,怎会有市场?恰恰今天的收藏界大多是这样的藏家,天天在做捡漏的梦,被杀得片甲不留,也不醒悟。

  其二是法制不健全,现在古玩行业不打假,鉴定混乱。近期央视《新闻1+1》9月6日报道了“助纣为虐的古董鉴定”新闻,有个浙江富豪自制金缕玉衣请专家评估出24亿,在银行骗贷10亿。鉴定专家2007年已经去世了,曾任中国历史博物馆的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还有原故宫博物馆的副院长、著名玉器专家,世界文物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主任,中国宝玉石协会原秘书长,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主任。这样顶级的专家都在助纣为虐,想做真画的画廊那里还有天日。在我们的小城市里,书画市场里就有做画年利润都在百万以上的大鳄,有专做易老师作品的,全部都是来自黔城的货,市里的画家兼收藏家的人,自称和易老师很熟悉的研究专家,统统被杀光,无一幸免。有从潘家园题来的字,做好与鉴定专家的合影照片,持有长沙某某鉴定家证书,卖给部队军人,真可谓一本万利。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大手笔,做专业画廊的当然就没有了份额,常常是三个月不开张。有时孤独地坐在店里,面对店里的挂画质问,难道不昧良心就做不成生意?不做假画就不能赚钱?这个市场太深太混,做假画的人很需要我的合作,很需要我的引路,经常引以为利诱惑我,可是我坚决不从,我不能从,我宁可饿死,决不做假!

  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讲叙了几个强硬汉族文人士大夫拼死不从清王朝的故事。著名大学者刘宗周住在杭州,自清兵进杭州后便绝食抵抗,二十天后去世。他的门生黄宗羲、顾炎武也都加入到了抗清行列。康熙曾主考征召的“学问兼优、文词卓越”的士子,傅山、李禺等人被人推荐却宁死不应。傅山被人推荐后强抬进北京,他见到“大清门”三字便滚倒在地,两泪直流。李禺则是称病拒考,被人抬到省城后又以绝食相抗。

  我虽然生活在一个疯狂的时代,物欲横流,诚信缺失。但是我还是有我的坚守,坚守我的原则,坚守我的做人。收藏先做人,做人做不好,最好的收藏品也只是一个散发着铜臭味的陈设。收藏品是高尚之人在高雅之时,在高朋之席,做高兴之品味。没有了品味,只有铜臭气,臭气熏天收藏了又有何意思?

  画廊的根本在于专业,在于诚信,在于品位。画廊的生存需要坚守,坚守之后,我相信明天会更好。GDP在增加,国人的收入有提高,国人的鉴赏水平也在提高,法制也会更健全,真人自会露出真面貌,艺术市场的明天值得我们期待。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明代著名谏臣杨继盛说的话可以永远让我励志,但窃不可以已之卑微和疏才狂妄自大,卑微的我哪能担什么道义呢,才疏学浅更不能著文章。做好人,做一个硬汉,做好我的画廊,这是我能做到的!

  我在坚守着。坚守着做一个硬汉。

 

联系方法:电话 13707452815 电子邮箱: jieqe@163.com  QQ:113252015
2005-2008 静笃轩艺术网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湘ICP备05015088号